最新动态

你的位置:盛煌 > 最新动态 > 1948年胡适断然拒绝毛泽东挽留前往美国,毛泽东:他曾是我的楷模


1948年胡适断然拒绝毛泽东挽留前往美国,毛泽东:他曾是我的楷模

发布日期:2024-06-08 03:37    点击次数:175

1948年,解放军兵临北平城下,毛泽东给出一条明确指示:邀请胡适先生继续担任北大校长兼北平图书馆馆长。

“我们一起奋斗过,他曾是我的楷模。”毛泽东念及旧情,对故友多有关照。

胡适闻讯后,却公然拒绝毛泽东挽留,不仅辞任北大校长,甚至搭乘蒋介石派来的专机飞赴南京,彻底成为蒋氏政权游走于美国的政治说客。

曾几何时,胡适与毛泽东有过深交,携手互助,共救国难,少年毛泽东曾视胡适为“精神领袖”,那是怎样一段激情燃烧的岁月?

胡适又是如何一步步投靠蒋氏集团,彻底背叛昔日的革命情谊的呢?

他是领袖的楷模

毛泽东与胡适的缘分始于《新青年》杂志。1916年9月,杨昌济先生订了几份送给班上的优秀学生阅读,毛泽东就是获赠者之一。

从此,毛泽东一发不可收拾,成为《新青年》杂志的狂热读者,几乎达到废寝忘食,手不释卷的程度。

毛泽东的同学周世钊回忆:

“润之宛若魔怔,看书只看《新青年》,谈话也只谈《新青年》提出的社会问题;就连吵架也是为《新青年》辩护,从未见他如此这般。”

毛泽东身为知识渊博,志存高远的中国青年,能被他视作珍宝的《新青年》杂志,确实是影响了一个时代的伟大刊物。

《新青年》由陈独秀先生创刊于1915年,提倡新文化,宣扬科学与民主,反对旧礼教,反对封建独裁,又陆续诚邀李大钊、胡适、钱玄通、鲁迅等文人加入。

一时间洛阳纸贵,供不应求,“思想进步”之风吹遍青年群体,中国民智初开,欣欣向荣。

《新青年》编辑画像(左一为胡适)

当这样一份刊物呈现在毛泽东的面前,其喜悦之情可想而知,毛泽东写信友人,对《新青年》致以高度推崇:

“欲动天下者,当动天下之心,根本上变换全国之思想。”

毛泽东本人也从不避讳《新青年》对自己的影响。1936年,面对美国记者斯诺的采访,毛泽东感慨道:

“我还是师范学生的时候,就开始阅读《新青年》这个杂志了。这本刊物对我的青年时代产生过巨大的影响,尤其是胡适先生的文章。

他超越了梁启超在我心中的地位,一时成为了我的楷模。”

胡适比毛泽东年长两岁,1917年9月,胡适从美国留学归来,北大校长蔡元培诚聘胡适担任北大文科教授。此时,毛泽东还在湖南师范读书。

1918年6月,杨昌济先生也被聘为北大伦理学教授,8月,毛泽东从师范毕业,与同学萧子升、罗章龙、李维汉等一行25人来到北京,为湖南青年赴法勤工俭学一事奔走。

初来乍到,谋生不易,经老师杨昌济介绍,毛泽东来到北京大学担任图书馆管理员。

二排左三为毛泽东

虽然只是一名小小的管理员,但毛泽东欣喜若狂,因为这里是北大,是新文化与新思潮风起云涌的圣地,毛泽东与胡适的缘分也就此展开。

胡适一表人才,年轻有为,学贯中西,幽默风趣,他的课总是座无虚席,不仅本校生蜂拥而至,外校学生也会争抢着旁听,有学生笑传:

“如果你路过第一大教室,看到里面挤满了人,那一定是胡适之先生在上课。”

甚至休息时间,胡适也总会被一群女学生或者校外慕名而来的女青年围在办公室,探讨文学与艺术。

胡适

毛泽东此时只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图书管理员,但伟人的格局与智慧就体现在这里。

不因身份的悬殊而妄自菲薄,应该向优秀的人学习,人与人之间应该平等地探讨民生,民智,文学,艺术乃至救国。

毛泽东也加入旁听生的行列,成为了胡适课堂每次必到的“学生”。

其实,毛泽东早就悄悄在胡适面前亮过相,那是1917年,毛泽东以“二十八画生”的化名,写过一篇文章——《体育之研究》。

陈独秀阅后拍案叫绝,说什么也要把这篇佳作刊登在《新青年》上,胡适看后也颇为惊喜,连说了几句“甚好,甚好”。

加上恩师杨昌济先生的引荐,毛泽东与胡适越发熟络,毛泽东经常登门拜访,与其交流学术,请求胡适指点文章。

初时,身为知名文人的胡适仍保持着一丝傲气,对一位小管理员并不热情,毛泽东并不介意,总是虚心受教。

久而久之,胡适也被毛泽东的才华,真诚和坦荡所打动,逐渐放下文人傲气,将他看作朋友,多次对毛泽东发起的革命活动鼎力相助!

他为领袖迷航引路

毛泽东身为文韬武略兼备,带领中华儿女走出困境,创立新中国的一代伟人,却在青年时代并未有过留洋经历。

因为这一点,毛泽东曾被党内某些人诟病,贬低为“土”。

更不用说当他走出家乡,来到群英荟萃的北大,校园里随便拉一个教授出来,半数都有着赴美赴英赴法赴德的留学经验。

然而毛泽东永远对时局保持敏锐,并不陷入自我怀疑,他坚持己见,亲手放弃走出国门的机会。

杨昌济

毛泽东来北京的初衷之一,就是组织湖南爱国青年赴法勤工俭学,恩师杨昌济先生也力劝道:

“润之,以你的聪明才智,你一定要出去看看!”

1919年,一切准备就绪,就在临行前夕,毛泽东突然宣布:“我不去了!”

众人大惑不解,在当时的社会,留洋手续之繁琐令人望而却步,机会之难得堪称千载难逢。

这是中国首批赴法勤工俭学的青年群体,筹备于1918年,第一批成行于1919年,第二批成行于1920年。

周恩来、邓小平、陈毅、聂荣臻,包括年逾五十的“革命妈妈”葛健豪......都是通过这次机会远渡重洋,探寻救国之道。

毛泽东为广大进步青年忙前忙后,即将成行之际,竟主动弃权。他没有辩解,1919年3月17日,毛泽东亲手将友人们送上赴法的邮轮:“祝诸君早日学成归来。”

周世钊

直到一年后,他给同窗好友周世钊写信,才旧事重提:

“我觉得做学问,实在不该被地域禁锢。社会还遗留着诸多问题值得探讨,有待破解。留洋固然是好事,但中国的苦难不该被忽视,国情之千疮百孔,不能视而不见!”

就在两个月后,毛泽东的担忧得到证实——“五四运动”爆发。毛泽东这才得以返乡,投身五四爱国运动,与千万中华儿女共救国难。

让毛泽东下定决心拒绝留洋的人,正是胡适。毛泽东曾致信胡适,询问其看法,胡适表示赞同,对毛泽东的“不留洋论”深以为然。

早在1912年,胡适就写过著名的《非留学篇》,说留学是“过江舟”而非“敲门砖”,是“救急之策”而非“长久之图”,这完全与毛泽东所见略同。

在无人理解的当下,只有胡适为毛泽东的革命信念添了一把旺盛的火。

1919年7月,毛泽东在长沙创刊《湘江评论》。离开北京时,毛泽东特意向胡适辞行,请求胡适“支持湖南学生爱国运动”,胡适表示定当全力以赴。

胡适说到做到,他密切关注着湖南的斗争情况,当看到《湘江评论》横空出世,当即向社会各界发起宣传:

“现在出版的刊物如雨后春笋,但我要特别介绍一本——《湘江评论》。它的长处是善议时事,它是针砭时弊的,它是一阵见血的。”

以胡适当时的声望,能对一本刊物给予高度评价,其影响力不容小觑。

一时间,以《新青年》为首的各大报刊,都纷纷将毛泽东的文章争相转载,掀起极大的“援湘”热潮。

1920年初,毛泽东着手筹备“工读互助团”,他是这么形容的:

“我们各邀志同道合的朋友,在长沙租一处房子,自立一所‘大学’,进行共产生活。”

为此,毛泽东特意回京向胡适请教,将拟定好的大学章程拿给胡适过目,望其修改。

几天后,胡适在原章程稿上做出密密麻麻的批注,并建议将“工读互助团”更名“自修大学”。毛泽东谢过胡适,拿着章程改稿,就此南去返湘。

同年4月,毛泽东成功驱逐湖南督军张敬尧,特向胡适寄去明信片:

“现形势一片大好,万象一新,将来若有事求先生指点,届时再相商,暂不多言。”

由此可见,胡适对青年时代的毛泽东曾多有助力,而毛泽东也将胡适视为值得信赖的良师益友。

这是毛泽东初出茅庐,上下求索的关键时期,而此时身居高位的胡适,乐于帮助毛泽东成长,这份情谊让毛泽东感念终身。

那么,这段炽热的革命友情为何最终走向分崩离析?

他与领袖分道扬镳

胡适与毛泽东的渐行渐远,一句话足以概括——道不同,不相为谋。

胡适虽为高知学者,也确实为新文化运动奔走出力,他的文字也曾振聋发聩,唤醒混沌民智。

但是,胡适骨子里是一个“亲美”的富有小资情调的自由主义知识分子。

早年,在新文化运动如火如荼之际,他就因政治立场的问题与陈独秀,李大钊发生激烈争辩,最终以“君子和而不同,我胡某人今后只做学问,不谈政治”收场。

一切有迹可循,胡适在北大任教期间,月薪为280元,寓所是一座富丽堂皇的大宅院,光月租就要20大洋。

而毛泽东当年担任图管书理员的薪资每月只有8元,甚至还不够胡适一个月的房租。

胡适其行事作风,生活态度显然与信仰马列的共产主义战士格格不入,反倒更倾向国民党。

而在政治意识上,胡适一直将共产党种种救国救民之举,看作“暴力革命”。

胡适只是站在知识份子的角度,信奉他推崇备至的西方改良主义,即通过西方议会选举制度一点一滴促进社会改良,实在过于天真,过于理想主义。

他“亲美”,并没有太深的民族大义,认定背靠美国扶持的国民政府为国家正统,一步步沦为蒋介石最后的“棋子”。

1948年,解放军兵临北平城下,胡适时任北大校长。毛泽东念及旧情,并没有急于清算在“政治红线”边缘起舞的胡适,而是向他传递明确意图:

“留下来,不要跟国民党跑,继任北大校长,兼任北平图书馆馆长。”

胡适对此嗤之以鼻,公然拒绝毛泽东的好意,于1948年底搭乘蒋介石派来的专机飞往南京。

毛泽东闻讯后,恨铁不成钢:“他曾是我的楷模,糊涂啊!”

蒋介石曾当众夸下海口:“胡适可顶几十万大军”。早在十天前,他就与胡适电议赴宁一事,生怕胡“沦陷”在北平,不能为己所用。

原来,蒋介石看中的是胡适在美国有着极高的声望和极广的人脉,他要让胡适去美国替国民政府进行民间外交,拉拢支援,以求和共产党再战!

老谋深算的蒋介石深知,在外交场合中,私人关系可达到事半功倍的奇效,而胡适的老朋友遍及美国朝野。

此前,宋美龄出访美国遇冷,她向美方提出“3年向国民党再援助30亿美元”,支持国民党扳回败局,以失败告终。

蒋介石思来想去,用鹰一般的目光锁定住胡适。胡适未经太多犹豫,稍加思索,就接下蒋介石的委托。

1949年3月9日,胡适登上了赴美的巨轮,漂洋过海来到他心向往之的“自由美利坚”,为摇摇欲坠、危在旦夕的蒋氏政权做说客,实现着他所谓的政治理想。

就此,他彻底与老友毛泽东领导的共产党走向决裂。

遥想1937年9月,胡适也曾赴美,只为宣传抗日做演讲;而这一次,胡适却落得个众叛亲离,孤立无援的结局。

游说当然以失败告终,国民政府的溃败已成定局,美方不愿再给予任何援助。

胡适政治失意,无颜也不愿面对亲友,晚年的他在美国寓居8年,直到生命的最后两年,才回到台湾。

晚年寓居美国的胡适

期间,毛泽东始终没有放弃对胡适的争取,对此,毛主席客观公正地评价道:

“这个知识分子真顽固,我托人向他捎信,让他回来建设文化事业,他统统不回复,也不知道在贪恋什么。但是说实话,新文化运动,胡适是有大功劳的,不能一笔勾销!”

胡适早年的声望远高于毛泽东,他也是积贫积弱旧社会的亲历者,但胡适缺少“为生民立命,为万世开太平”的血性,他始终以一个冷静客观的学者自居。

而受过胡适帮助,以胡适为楷模的毛泽东同志则身体力行地诠释了一句话——“你把人民放在心上,人民将你高高举起!”



上一篇:当年解放军为什么不趁热打铁收复金门,为什么突然停止了炮击?
下一篇:毛主席下令“丢卒保车”,皮定均不忍5000将士牺牲,做出一个决定

Powered by 盛煌 @2013-2022 RSS地图 HTML地图